爱上海网坛

广州派淘,淘派电商是什么

电商 2021-07-28 14:01:40

图片来源@视觉中国

爱上海网坛 文字| 20学会,作者|李马成贤欢,编辑|贾洋

爱上海网坛 7月7日,位于苏州高新区的同程人寿总部被来自世界各地的供应商封杀,要求追回欠款。欠款从几万到几千万不等,部分供应商情绪激动,与安保人员发生冲突。

20学会多方了解到,从去年11月份开始,桐城人寿就出现了拖欠账款的问题。“每天的汇款是两周到一个月。从去年到现在,许多款项尚未到位。”广州粮油供应商张敏说。

桐城总部外辩护人来源/受访者

同时,近三天来,同程人寿向供应商提供的报销合同多次变更。这让供应商对桐城人寿的信誉和偿付能力更加质疑。很多人打电话到讨债组,拒绝签合同。一些供应商开始联系律师和相关政府部门,期望得到报酬。

作为同程艺龙集团孵化的创业项目,同程人寿自推出以来就受到广泛关注和资金支持。在2019年的一轮社区团购整合中,桐城人寿先后收购了石仙汇、邻里壹号、考拉精选等品牌,规模迅速扩大。同程人寿也获得了多轮融资,投资方包括BAI、金沙江、真格基金等知名风投。2020年,桐城人寿完成C系列融资,投后估值达到10亿美元。

20学会了解到,在破产前,桐城人寿曾多方寻求融资或收购,接触方包括JD.COM、字节、石慧集团等公司。期间,有管理层提出仅以1亿美元的价格买入,但同程人寿的投资人和股东均不同意。

爱上海网坛 多轮融资提价、管理不善、债务沉重,断裂的资金链依然提供优惠补贴。陶吉吉和ofo这种“过早结束”的破产模式,又一次发生在互联网公司身上。

社区团购作为目前互联网的一大出路,在全国范围内的扩张可能不会受到同程破产的影响。然而,随着国家对社区团购平台的管控越来越严,一家曾经的社区团购独角兽破产了,这也给行业敲响了警钟。

2010年7月8日上午,同程生活运营公司鲜橙科技创始人、董事长兼CEO何致信合作伙伴、员工和投资者。

在信中,何和他的管理团队向所有供应商、员工和投资者道歉。何彭宇说:“前几天,我们曾经希望通过业务转型,让公司走出社区团购行业面临的经营困境。但由于合伙人集中催款,公司资金链断裂,没有进一步转型的空间。”

桐城人寿正式宣告破产。来源/官方网站

但在此之前,同程人寿长期拖欠供应商和合作卡车司机的款项,还拖欠部分员工的工资。

大多数供应商并没有果断停止合作。一方面源于希望将剩余欠款拿回来,另一方面源于对桐城人寿管理层的信任。

“桐城艺龙是一个大集团,还有那么多投资者进入。大家都没想到会以破产告终。”苏州一家生鲜供应商小杨认为。他的公司从今年4月开始拖欠,总金额已经达到40万。

另一位供应商表示,桐城人寿之前也出现过问题。4月和5月,桐城在几个城市居住,出售冷藏车等资产。

爱上海网坛 7月8日,许多供应商

尝试在同程艺龙总部维权,但是被严令制止。“某企业信息查询平台”显示,同程生活创始人何鹏宇,曾任同程旅游的高级副总裁。同程生活最大的股东吴志祥,持股比例为7.16%,他同时也是同程旅游的创始人和CEO。


爱上海网坛同程艺龙对外表示,无论日常经营管理还是对外PR,同程生活是完全独立在同程艺龙之外。有内部人士透露,同城生活在破产前更名为“蜜橙生活”,也是为了降低对同程艺龙商誉的影响。


爱上海网坛另一位被欠款的供应商张敏则表示,他是跟随千鲜汇创始人尹祥,跟同程生活合作。千鲜汇被并购后,尹祥进入同程生活任职。由于对尹祥团队足够信任,他一直在为同程生活供货。他的公司被欠货款达到200万。


爱上海网坛张敏透露,被拖欠最多的是一家食用油供应商,金额近1440万元,另外有牛奶供应商代缴金额也达到千万。


维权群中的供应商互相交流被拖欠经历后,一致认为,在最后阶段,同程生活已经出现资金链断裂问题,依旧“骚操作”频频,已经构成诈骗行为,导致供应商本不该有的损失不断增加。


爱上海网坛一位损失超过30万元供应商表示,正常情况下,平台承诺在发货7天内结清货款,但他的后台一直显示“账单审核中”,多次打电话给平台催账时,同城生活方面只是回复“已经催促财务放款”,但从未打款。


另一头,直到破产消息传出前几日,平台工作人员仍在催促供应商发货。


爱上海网坛小杨表示,直到7月份,供应商们还在继续供货。“同程生活还派员工排查供应商的押金,没交还要责令尽快缴纳。”


同时,同程生活还让员工对外放风说,很快就有大公司投资进入,回款很快就支付。


但是,从7月3日开始,供应商刘叔就开始联系不上平台工作人员,包括招商人员和对接运营开始不接电话、不回微信。“今天他们说签了协议之后,后面可以找对应的招商人员去结货款。这肯定是扯淡啊,因为你根本找不到他们的人。”


货款迟迟不来,他们进退两难,在很长一段时间里,他们在被拖欠货款的情况下,一边继续发货,一边打电话催钱。


多位供应商对20社表示,甚至到了7月8日,各地供应商已经围在公司楼下维权时,客户仍可以在同城生活能正常下单,意味着如果有新订单但供应商不发货的情况下,仍会被平台扣超时费。


据多位供应商表示,同程生活在最近两天,还在超低价促销,疯狂发放优惠券。


与此同时,公司已经完成更换名称、法人等行为。维权的供应商们认为,公司疑似转移财产,原始负责人正在切割责任。


部分供应商签订协议,以资产抵债。图源/受访者


爱上海网坛7月8日,同程生活并没有再派人员协调,而是直接挂出了新版“欠款合同”,引导供应商签订。同程生活供应商有两种选择方案:


爱上海网坛方案A: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40%,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剩余60%,待债务人破产清算后,由法院分配。


方案B:债务人以现金方式向供应商支付欠款金额的60%,付款时间为本确认单签署后十个工作日内;剩余40%,供应商放弃追偿,不再向债务人主张任何权益。


爱上海网坛据悉,协议更改多次。


最初同程生活的方案是先付供应商们10%的应付货款,剩余90%支付时间不明,“协商具体支付时间”。


6日的供应商沟通会上,同程生活给出了另一版协议:方案A是以资抵债爱上海网坛,偿还30%,仓库资产盘点需要一周时间完成;方案B是直接以债转股,新业务融资时可以优先退出。


爱上海网坛图为更改前的协议 图源/受访者


相比之下,目前的方案似乎更友好。但大多数供应商认为,仍是一张空头支票,40%款项很难在10天内到账。


爱上海网坛现场,小杨得知,如果答应合约,要在7号当天需要确认,其他问题无法回答。小杨可以做到,只有在网上签约流程中回复:“签约”。“他们说先签先得,不签就没有钱。现场很多人签了,但我们还在观望。”


爱上海网坛大成律师(哈尔滨)事务所律师朱宝表示,同程生活在前一天说要转型,突然宣布破产,有欺诈嫌疑。


进入破产程序后,公司对于债权人的还债责任就只“有限”于公司注册资本范围内,而同程生活的运营公司苏州鲜橙科技注册资本只有不到2000万元人民币。而且,对于这种大举烧钱的公司,股东往往会在经营过程中输血支持,那么这些超出注册资本的投资本质上也是运营公司的负债,股东和供应商有同样的债务追讨权力。


朱宝认为,虽然理论上说进入破产程序可以让公司免于还款,但是公司可能尚有其他资产,所以一般不会完全不还款。另外,作为生鲜电商,如果供应商中有农民“生鲜”等因素,那么还会涉及到保障农民权益。



无人接盘

6号凌晨,创始人兼CEO何鹏宇发布公开信,称要转型2B赛道,请求合作伙伴再给同程生活一些时间。


但同程生活并没有获得喘息的机会。仅在第二天,就以一纸破产公告终结了这只独角兽的生命。


爱上海网坛不同于供应商因投资方背景对同程生活曾持积极看法,诸多业内人士早就认为同程生活难以为继。


一方面,同程生活至今已经拿了8轮融资,涉及到多个知名投资方和股东。这也使得在诸多融资和并购谈判过程中,公司自身没有较高话语权。“上一轮估值已经抬到10亿美元,很难低价接盘,尤其其他VC不松口。”一位社区团购内部人士表示。


爱上海网坛另一方面,同程生活欠债过多。


从最开始爆出的上千万,到后面爆出的上亿元,同程生活的欠款规模超出大众想像。据媒体报道,有同程生活采购人员透露,总共有5.7亿元供应商欠款,2亿-3亿元银行欠款,总共欠款在9亿元左右;单家供应商欠款在几万元到上千万元不等。


“欠债过亿,是典型的不良资产,其他公司很难接盘。”百联咨询创始人庄帅认为。在他看来,这和共享单车等案例并不一样,社区团购公司本身是一个平台,但这个线条上的每一环,从用户到团长、供应链,对平台的粘度都不高。“即使接手,可能面临人员流失,需要重新搭建。”


一位社区团购资源对接平台人士告诉20社,相比其他平台,同程生活的社区团购模式更重,烧钱也更快。这源于最初的模式——SKU太多,仓库运营模式复杂。


同程生活从2018年成立至今,在多地建有自营的仓库和供应链,从大仓免费配送到小区。而后续的美团优选、多多买菜则多采用租借大仓+网格仓+团长终端模式,运输启用第三方货拉拉等平台的司机,减少了中间过程的仓储和人员成本。


2020年5月,巨头入场之前,同程生活的小程序活跃度一度超过兴盛优选成为行业第一。这背后也付出了诸多财力——率先下沉到县域地区,甚至部分行政村;开启“团长激励月”,介绍团长奖金高达2000元。


在此前的内部信中, 何鹏宇控诉,去年9月开始,行业从“拼创新”、“拼执行”的时代转变成“拼资本”、“拼补贴”的时代。


爱上海网坛美团优选、多多买菜、橙心优选等巨头的涌入,抢走了大量用户和订单,也让创业公司的生存空间急剧压缩。2021年,巨头依然在烧钱加码。美团优选当前亏损率为25%-28%。多多买菜也称盈利并非当前目标。双方分别定下了2000亿和1500亿GMV的目标。


2021年第一季度,同程生活的单量相比高峰期已经跌去60%以上。


爱上海网坛但业内人士也认为,同程生活破产,对当下的社区团购热潮不会有太大影响。


庄帅认为,生鲜市场的刚需摆在眼前,各个商家生意也还要继续做,做好资金和风险控制就好,做生意这种风险总要遇到两三回的;一定要控制好利润和拖欠的货款额度,控制不好的寻求法律帮助。



社区团购下半场:第二梯队危险,巨头清醒

爱上海网坛进入2021年,社区团购的发展如履薄冰。


爱上海网坛互联网巨头携巨资下场,为争夺市场,社区团购平台去年均投入数以十亿计补贴扩张,从抢团长、抢用户到抢供应商,社区团购全面进入野蛮生长阶段,不正当竞争乱象丛生。


2020年12月,国家市场监管总局提出了“九不得”,主要围绕低价倾销、大数据杀熟、商品品控等多方面,强调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


爱上海网坛这只是一个开始,有关部门对于社区团购不正当竞争发出多次警告,出台各类政策遏制社区团购低价倾销、阴阳合同等乱象。


3月3日,市场监管总局对橙心优选、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十荟团、食享会五家社区团购平台作出处罚,认定它们违反了中国《价格法》第十四条的相关规定,涉嫌不正当价格行为。


爱上海网坛5月,市场监管总局对十荟团再次作出处罚,后者因存在不正当价格行为,被罚150万元,同时江苏区域停业整顿3日。


爱上海网坛补贴大战在一张张处罚令后逐渐平静下来,习惯了用价格战、 补贴拉新的平台们,无法再肆无忌惮地狂打价格牌。它们需要一边扩展新市场,一边为了尽可能维持低价,回头压缩了供应商的供货价。


一些因为早期高收益而跟上了社区团购这台快车的供应商,在今年看着自己的毛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减少,进退两难,一度站在了平台的对立面。


6月1日,一群本地的粮油经销商聚集在某社区团购平台的九江中心仓,手持横幅抗议团购平台的低价倾销:“杜绝平台低价倾销,给供应商基本利益”。


爱上海网坛在这种背景下,巨头开始“清醒”。据Tech星球,包括多多买菜、美团优选在内的多家公司开始调整战略方向,更加关注毛利率,为了尽快转正,在各个环节开始精细化运营。


爱上海网坛但毫无疑问,同程生活破产,从单纯的市场竞争角度看,让行业格局更明晰也更严峻了。一位多多买菜员工对20社表示,第三梯队的平台会被逐步淘汰,第二梯队开始掉队了——兴盛优选已严重掉队,“目前来看这个行业能走到最后的,只有多多和美团。”


一位6月初就察觉同程生活在撤退的供应商感叹,“接下来主动退出这个赛道的,或许不止一家。”另一位供应商跟着表示,“就是希望社区团购黄的时候,别再欠供货商、网格仓钱了。”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