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网坛

新电商平台有哪些,玉石电商平台有哪些

拼多多运营 2021-07-28 11:04:54

新华每日电讯记者莫欣

莫欣摄,夜天光市场翡翠市场

爱上海网坛 晚上10点,广东肇庆四会市天光市场的翡翠市场人来人往。3000多个玉石摊位,灯火通明,把市场照得亮堂堂的。

除了兴奋,还有另一种忙碌。在四会Tik Tok电商直播基地,数百名商家和主播团队在镜头前,忙得不可开交。

以传统玉石贸易闻名的四会,正在从直播电商中发现行业新的蓝海。直播就像一个漩涡,吸引着四面八方的客商来参加第四届会议。

“一场直播6小时,最少能卖10万”

爱上海网坛 翡翠电商主播正在镜头下展示受访者的照片

"3!2!1!开始!”下午3点半,伴随着助理给出的倒计时信号,填环灯亮起,24岁湖南女孩钱的直播正式开始。

在介绍手边的玉镯时,她熟练地用卡尺量出玉镯的“圆”。随后,手电筒的白光通过淡绿色的玉石呈现给了直播间的3000多名观众,玉镯的“种植水”和颜色通过钱面前的实拍呈现。

“喜欢!”“心水!”“种植水好!”.评论一条条弹出,让刚开播的直播间热起来。

“秒为空!”第一款产品被抢后,钱继续介绍产品。

“一场6小时的直播至少可以卖到10万元,如果再多一点的话可以卖到50万元。我只是这里的小主播!”

钱曾经在她的家乡衡阳做前台和收银员。今年4月,她来到四会Tik Tok电商直播基地担任主播。

爱上海网坛 “刚开始的时候,即使直播间只有几个人,他们评论两句我也会很紧张。”经过培训,钱对销售演讲和直播节奏有了更好的控制,对玉石知识也更加熟悉。

爱上海网坛 谈及成为电商主播给自己的生活带来的最大改变,钱说:“这份工作给了我前所未有的成就感,尤其是消费者在后台写下的长长的好评,会让我觉得自己不是在卖产品,而是我的推荐给了消费者买自己喜欢的东西的快乐。”

“急招主播”“紧缺运营”

图片由众多玉石产品受访者提供

“我们约20%的员工来自广州和深圳。之所以选择来参加四大会,一是这里的压力不会特别大,二是能够做自己喜欢的事情。”四会基地一家常驻商户运营经理陈子杰说。

爱上海网坛 来四届之前,陈子杰在深圳一家互联网大厂做新媒体运营。2019年,一次偶然的机会,他接触到了万文翡翠直播的电商行业,兴趣被点燃。多方学习后,他了解到四会玉石产业集聚的优势,坚定了在这里扎根的决心。

爱上海网坛 齐欣,河北人,之前在深圳上大学,毕业后参军两年。“现在我一边学习玉雕,一边参与直播电商的运营。我可以在对接消费者的过程中学习一门手艺,了解他们对产品的需求,这对我未来的发展非常有利。”

5px;">爱上海网坛谈到身边一起从事直播电商工作的人,作为商家产品主管的辛奇感叹:“人才还是很缺,希望有更多大城市的年轻人也能够加入我们。”


爱上海网坛像陈梓杰、辛奇一样的直播运营、产品主管等岗位,是当下四会最紧缺的岗位。同样存在巨大人才缺口的还有主播,四会的街面上到处可以看到“急招主播”“紧缺运营”等字样的招聘广告。据基地相关工作人员介绍,抖音直播电商基地落成后,至少为四会创造了超过1万个就业岗位。即便如此,人才缺口依然巨大,起码需要5000-6000名从业者填补缺口。


点亮一个产业的未来


“我几乎是从早忙到晚,7×24全年无休。基地300多个进驻商家,很多商家每天要直播18-20个小时,有点啥事儿都来找我。”河南人于航崇是四会抖音电商基地服务商广东会心文化的运营主管。“自3月下旬筹建以来,四会基地入驻300多个商家,开设700多个抖音直播账号,日销售货物超过20000件。”谈到这些成绩,于航崇如数家珍。


爱上海网坛2017年,于航崇还是一家杭州互联网公司的职员,参与经营一个与文玩玉石相关的平台。后来,他发现直播电商和四会玉石行业结合的无限可能。


爱上海网坛“他乡之玉,四会成器”,这是当地人提到玉石产业常常挂在嘴边的话。“四会虽不是玉石的产地,却是玉石产品的源头市场,拥有从原料加工、成品、质检、销售再到物流的闭环式全产业链。其最大的优势是货品的丰富度及货品涵盖的不同价格的梯度。‘人无我有,人有我精’是四会玉石产业的最大优势。而直播电商将这种优势转化成行业新的发展势能。”于航崇告诉记者。


不过,直播电商初期在四会也遇到了水土不服。“人们通常习惯在线下实体店买玉石,因为觉得看得见、摸得着才能买到真货。过去,玉石从四会的源头市场到消费者手中,往往需要经过层层销售环节,每个环节都会溢价,等到了消费者手中,自然价格高昂。”于航崇说。


“通过直播电商买到相对价廉质优的产品,但没有权威检测,还是会让消费者心生疑虑。这是玉石直播电商行业最大的痛点。”于航崇说。


为了解决这一痛点,抖音电商直播基地建设了质检物流一体化中心,实现了全流程规范管理。


如何保障质检的权威性?于航崇说:“基地会直接邀请权威的珠宝玉石鉴定机构进驻,商家只要把货品送到基地来,我们就会进行细致的一物一检,检测完后每样商品配一张鉴定证书,随产品直接发货,不合格的商品直接退回商家。”


爱上海网坛于航崇带记者来到基地一层的广东省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中心(GTC)四会实验室。每天有近万件的珠宝玉器产品在这里经过鉴定并被配发鉴定证书。


广东省珠宝玉石及贵金属检测中心(GTC)四会实验室 受访者供图


数十个鉴定工位上,珠宝鉴定师们正在紧张地忙碌着。每一件货品在这里都有专属编码,经鉴定之后直接送达隔壁的物流中心打包发货,大部分货品都可以在一天之内完成下单、鉴定到发货的整个流程。“这间实验室,平均每天检测珠宝约1万件。”谈到实验室的检测能力,主任刘杰略带自信地说。“还有相当一部分产品是商家提前送达实验室的,即使像‘双十一’这种爆仓的时候,鉴定也不会出现延迟的状况。”


爱上海网坛“正在鉴定的都是外地的年轻人,挺不容易的。”谈到实验室的50多名检测师,刘杰坦言。“这些检测师都是珠宝鉴定专业的本科毕业生,他们每天要工作8-10小时。”


记者离开直播基地已是晚上9点。此刻的钱美霞,正在直播间推荐一块翡翠玉镯,陈梓杰和辛奇一个在策划着下一个可能爆款的短视频,一个正在积极回答消费者提出的问题。基地的质检实验室,刘杰正带着他的质检师团队为每一件玉石产品出具“身份”。而于航崇正在一边编写招聘紧缺直播电商人才的启事,一边时刻待命,随时准备处理基地可能发生的各种突发状况。


基地灯火通明,与对面天光墟翡翠市场的灯光交相辉映,点亮小城的夜空,也点亮一个产业的未来。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