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海网坛

电子商务征税的主要措施 电商征税方案

经验干货 2021-07-28 10:59:18

难点

纳税主体难以界定

目前,社会对电商是否应该征税基本达成共识。一般认为,电子商务的征税是无可争议的。中央财经大学税收筹划与法律研究中心主任蔡畅在沙龙上表示,对电子商务征税是理所当然的。根据《增值税暂行条例》和“增值税改革”政策,在中华人民共和国境内销售货物或者提供应税劳务、应税服务、进口货物的单位和个人,为增值税纳税人,应当依法缴纳增值税。知名税务专家、JD.COM集团税务资本副总裁蔡磊在接受《财会信报》采访时表示,电商是否应该征税是一个伪命题。然而,由于电子商务的电子化特征和现行的征管机制和水平,给电子商务税收征管带来了一系列困难。

爱上海网坛 山东省青岛市国家税务局局长许在沙龙致辞中指出,当前电子商务税收征管存在的困难主要表现在三个方面:一是法律法规不健全,包括未能建立系统的电子商务税收法律法规体系,难以确定纳税人、征税对象、纳税义务发生地、纳税期限操作难度、纳税流程变化等。其次,税收征管难度不断加大,从税务登记、税收征收、发票管理、税务稽查、风险防控五个方面看,电子商务税收征管难度不断加大。三是纳税服务不到位,表现在三个层面:服务理念落后、服务手段落后、税收环境有待改善。

爱上海网坛 蔡磊认为,电子商务税收征管的第一个问题是没有工商登记,所以没有税务登记。传统的票控税控模式难度较大,目前B2C和C2C的征管存在一些问题。首先,纳税人很难界定。对于这类从海外向中国提供服务,从国内向海外出口的电商企业,由于交易双方隐瞒了自己的身份、地址和交易行为,在互联网上只有服务器、网站和在线账户,整个交易过程完全是在线完成的,买卖双方很难清楚地知道甚至确认交易发生在国内还是国外。第二,很难确定在哪里纳税。由于电子商务的交易活动中往往没有固定的交易场所,纳税场所变得非常灵活和隐蔽,具有很强的流动性和随机性。同时,电子商务涉及的其他方面,如服务器、卖家、付款人和物流地点,可能都处于不同的位置。因此,税务机关往往无法像传统的交易活动那样准确地确认纳税人的营业地或纳税地。第三,征税对象的认定存在模糊性。目前并没有严格界定下载电子音乐或电子书的税收是基于服务还是产品。第四,税务登记制度不能适用于互联网经济发展。第五,无纸电子商务使税务凭证难以保存。

蔡磊还指出,电子商务的税收征管会影响金融分配。如果一个交易平台由所在税务机关征收管理,由于门店的交易来自全国各地,在某个地方纳税是不合理的。

爱上海网坛 蔡畅从税制改革的角度分析了税收征管的难点。他认为,首先,很难明确确定纳税要素,例如,很难确定网络经济中纳税人的实际身份。在民间借贷业务中,企业和个人适用不同的所得税法,但在P2P点对点借贷中,交易主体很容易隐藏自己的真实身份,使得现行税法中纳税人身份难以确定。其次,交易的电子化增加了税收征管的难度。线下税收征管以各种票据、合同、账簿、报表为基础。但在网上电子交易的环境下,各种数字记录的凭证可以轻易修改删除,不留任何痕迹或线索,使得税收征管缺乏可信的“计税依据”,给税收征管带来困难。第三,国际税收受到电子商务的极大挑战。它突出表现在两个方面:一是在电子商务无形资产的线上销售中,用户可以直接从互联网下载数字产品到客户的电脑上,税务机关很难对其进行全面监控,容易造成关税的较大损失。第二,征税地点模糊。跨境电子商务的发展直接挑战了国际税务条约中的“常设机构”概念。比如企业通过境外服务器在境外开展应税活动,由于没有在境外设立常设机构,就没有征税的依据。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教授丁伟在致辞中表示,传统注册制带来的挑战是:一是法律确认了电子商务的征税方式和管理方式;其次,难以确定企业交易场所和常设机构的所在地;第三,电子商务票证和账户的隐形性对传统税收征管的影响,以及电子商务税收管辖权的确定。

建议

税收征管应从行业角度细化

针对上述电子商务税收征管难点,与会专家也给出了自己的见解。

爱上海网坛 中央财经大学税务教育研究所所长贾少华表示,实践呼唤电子商务税收理论创新,这更有利于推进税务管理现代化。他认为,有必要从法律制度、体制机制等方面研究电子商务的税收问题,但商业模式的变化并不能从本质上改变税收对管理的需求和要求。例如,在研究税收损失时,信

息不对称的一个很重要的观点就是,现金的交易使很多税收变成流税,地上经济转变为地下经济,但恰恰是因为互联网、电商平台的出现,解决了这个问题。换句话说,电子信息的每一笔交易都有十分清晰的记录,货币的电子化对税收管理既提出挑战也为创新奠定了很好的基础。恰恰在这一点上,由于对互联网对信息化技能的缺失,给税务系统的很多基层同志提出了许多问题。因此,需要尽快培养一批电子税务的征收检查队伍,引领“互联网+税收”新潮流,培养电子税务领军人才势在必行。


另外,针对电商征税问题,税务人员有了,征管机制怎么解决?贾绍华建议,新的《税收征管法》必须关注“互联网+税收”,无论涉税信息管理、信息共享还是信息管税的立法都要跟上。“法治+科技”双管齐下,电子商务税收问题的解决应该指日可待。


徐风照从构建电子商务税收法律体系、完善电子商务税收征管和提供优质便捷的纳税服务三个方面给出了建议。首先,在构建电子商务税收法律体系中应当坚持三项原则,税收中性和税负公平原则、普遍适用和整体原则及系统原则。 其次,应当从完善税务登记制度、准确实现税款征收、规范电子发票使用、加强税收风险防控、建立电子化税务稽查制度五方面来完善电子商务税收征管。 最后,为了给纳税人提供优质便捷的纳税服务,税务人员应当提高纳税服务意识、运用信息化手段、落实税收优惠政策并且积极推进纳税信用评定结果运用。


蔡磊认为,基于财政体制分配问题,目前还可以考虑按收入来源地原则进行税收征管。电子商务的无址化使得支付地享有税收管辖权更为合理。


蔡昌则从税收优惠的角度表达了自己的看法。他认为,电商发展初级阶段需采取多种手段扶持,税收监管与支持互联网经济发展并不矛盾。政府应完善对电商的税收优惠和扶持性政策,譬如财政返还、创业基金、互联网创新项目工程等。


山东省威海市国税局科长庄松根据其税收检查的工作经验指出,税收检查具有行业性特征,建议对于“互联网+税收”的研究应从行业角度细化。


庄松提出,电商征税问题不仅在于明确对电商征税,还需要从税制体系化角度来考虑。电子商务产生于互联网和传统经济的结合,但是讨论电子商务的征税问题不在于是否对电子商务征税。比如,对于B2C的税务检查,可以通过检查账面和存货是否一致来确认是否补税,需着重关注网络交易平台上的现金收入,而电子发票仅仅是税收征管的一种工具。在研究对电商征税问题时,也需要考虑实体法对税负造成的影响。他还列举了三个实例来阐述电子发票与实体税法、征管之间需考虑的问题。


庄松表示,只有将实体法一体化,再将征管要求一体化,再到具体手段细节的一体化,才能真正彻底解决问题。否则可能会在其他方面出现新问题。目前电商行业属于微利行业,而且进货很少有增值税专用发票,而一般性通用的税收政策,不利于微利的电商企业发展。他希望国家能够出台关于电商纳税的专门政策。


爱上海网坛丁芸的建议是,一要针对现状抓紧相应法规的确立,使得管理、执法有依据;二是对于传统的征管手段做出较大调整,适应经济流程、货币流程变化,找出其关键点和涉税点;三是加大税收宣传,让人民认识到税收的重要性,增加税收遵从度,建立良好的税收环境。


山东省税收研究会副会长张德志对于如何推动电商发展也提出了自己的看法。


他认为,首先要完善相关的法律制度,让整个行业有法可依。最重要的是增强对交易网站的管理,规范电商首先要规范平台,例如刷单等很多是被逼无奈。然后是加强网上的信用体系建设,应当积极参与推动以公民身份证号与机构代码为基础的社会信用代码制度,将电子商务信用纳入到社会信用体系。另外有完善取证的方式,加大对网上制假售假的查处、打击力度,落实电子商务奖惩机制。其次要建立电子商务税收共治长效机制。充分发挥政府部门与社会各界关心、支持税收工作的积极性,充分实现政府治税和社会治税,加强工信、商务、金融、工商、海关等部门的合作,推动建立适合我国国情的电子商务监管体系和部门协作机制,有效整合电子商务信息资源,推进部门间的信息资源共享,提高信息采集、交换、应用的效率。


爱上海网坛中崇信会计师事务所所长戴琼从税收公平性的层面表达了自己的观点,他表示,税收公平性要求我们对电商征税按照承受能力区别对待,不管是线上交易也好,还是线下交易也好,只要提供商品和应税劳务,就应该交增值税,这是横向公平,另一方面也要求纵向公平,不同税收承担能力的人应该承担不同的税负。根据电商研究院的数据,2014年6月全国电子商务交易额达到6.8亿,天猫和京东的市场份额达到了57%和21%。而在移动电子商务领域,阿里巴巴占到85%,京东占到7.1%,唯品会1.6%。到了2014年6月,国内第三方电子商务平台的中小企业用户规模已经突破了1 950万亿,如此庞大的交易金额、又汇集了如此众多的中小企业,无可非议地会加剧经营规模和经济实力的不均衡性,也就加剧了税收承担能力的不均衡性,采用“一刀切”的办法,不符合税收纵向公平原则。对于不同类型、不同规模、不同经济效益的电商,在不引发打击电商的错误误导的前提下之下,如何让电商在税负公平的原则下依法诚信纳税,还是个问题。另外,电商企业地区间发展很不平衡。现在电商服务企业主要分布在广东、浙江、上海,而西部地区发展速度相对较慢,对于西藏、青海、宁夏、新疆这些电商发展程度很低的地方,征不征税无所谓,而对上海、浙江、广东等地,征税则是应该衡量的。


前瞻


税收公平是税收信用建设的基石


诚信从字面可理解为诚实守信。中国古代哲学家认为诚信是人的修身之本,也是一切事业得以成功的保证。蔡磊在沙龙上呼吁尽快完善社会诚信体系、促进行业公平规范竞争。他指出,电商存在刷单现象,刷单就要承担税收责任。因此,这就产生一个命题:税收诚信促进经营诚信,经营诚信和税收诚信共同促进社会诚信。


蔡昌认为,电商行业发展对税收信用具有“双刃剑”效应 。一方面互联网使得大量电商企业更加透明,这一点形成税收诚信的震慑效应。另一方面,互联网也在一定程度上破坏税收信用。在线流通难保真实性,暗藏诚信交易冲突。此外,信息泄露导致隐私侵犯,侵权难获法律救济;商品虚假宣传降低诚信指数;售后服务不到位,在线申诉难确保。


蔡昌还提出了电商时代税收信用建设的基本思路 。第一, 税收公平是税收信用建设的基石。公平的税收促进经济发展,公平的税收也带来税收诚信。税收公平包括两方面的涵义,税收环境公平和税收感受公平。第二 ,利用大数据是解决税收信用问题的关键。维克托·迈尔·舍恩伯格的《大数据时代》和徐子沛的《大数据》和《数据之巅》这些着作中都提到建立机制,畅通信息获取渠道;搭建平台,增强数据处理能力,以及利用信息技术手段,建立全社会基础数据统一平台;挖掘数据潜能,预测税收信用的演化趋势等方面的内容。


贾绍华则从另一个视角分析了税收信用建设。他认为,表扬纳税大户的观点值得商榷。税收的本质或职能就是劫富济贫,就是要体现公平,并不是贡献多就没有逃税的嫌疑、没有漏税的可能,例如个人所得税,工资收入代扣代缴的漏税可能比较小,而收入来源多样化的人可能有漏税嫌疑,因此还需要加强政府服务和社会税收诚信,再加上相应的法治,情况就会不一样了。


徐风照表示,随着电子商务经营主体全部纳入到税务部门监管后,应将其纳税遵从度和信用等级挂钩,根据税务登记、纳税申报、账簿、凭证管理、税款缴纳、违反税收法律、行政法规行为处理等情况进行评定,将纳税信用登记应用到电子商务经营主体的日常经营中。比如,对于信用良好的纳税人可以在金融机构获得无担保信用贷款,为其发展开辟新的融资渠道;相反,对信用不好的纳税人,由税务部门对其加强治理和帮助,促进建账建制、财务治理,从而规范竞争行为,推进健康发展。


京东集团税务部经理吴婧女士介绍,电子商务主要分为B2C、C2C,其中B2C都是工商注册的,相对容易监管,目前比较规范。而C2C比较让人头疼,存在一切潜在规则,其中包括刷单、销售假货、衍生的水军产业链。C2C的初衷是“小而美”,一开始参加的都是失业人员、创业大学生。随着蛋糕越做越大,各类B商家和从小C发展成大C的销售团队也涌进来了。这时这里的C已经是企业团队的性质,但是由于没有工商监管、没有税务登记,所以还是以C的身份在电商里进行销售。这些电商在网络销售中不开具发票,也不缴纳税款。同时,电商通过销售和人气进行商品排行,只有自己的商品排在网站的前几页才能有机会被消费者点击,为了冲击成交量和点击率,目前商家通过各种手段虚假下单,填写虚假快递单,甚至产生了专门刷单的产业链,提高销售数量。在这个过程中就出现了一些违法的行为,一些为卖家互相刷单而设下的交易平台诈骗了卖家为虚假交易而存入的保证金。她举例说,她身边就有这样的朋友在北京朝阳区被骗了2万的交易保证金,事后在派出所报了案。这名朋友的行为本身属于刷单,不可能向平台申报,平台是不允许刷单的,所以说很多小商家受了骗也不敢投诉。从某种角度讲,如果整个环境不诚信,所有小C商家都是弱势群体。


爱上海网坛针对以上问题,吴婧认为,作为一个税务人员,只有通过电子工商、电子发票这些现代化税收手段,才能真正对电商进行纳税监管,从被动征管逐渐转变为电商自发履行税收诚信义务,通过信息化税收监管,使得电商不敢不愿进行虚假交易,通过税收诚信疏导商家的经营诚信,净化环境。


相关文章

热门文章

最近发表